对独立保函司法解释中“到期事件”的解读

作者:黄力

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  律师

国际银行法律和实务研究院(IIBLP) 研究员

一、对“到期事件”的不同理解

在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11月18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独立保函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保函规定》”)中,一共有三处使用了“到期事件”这一概念,分别是第一条第二款、[1]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2]和第十二条第(四)项[3]。《保函规定》中总共三处使用“到期事件”的条文中,第一条第二款和第十二条第(四)项使用的是“付款到期事件”的表述,实际上指的是独立保函付款请求的成就条件。在这一点上,《保函规定》第一条第二款清楚的表明要求提交表明发生付款到期事件的“书面文件”。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使用的是“到期事件届至”的表述,但对于如何确定“到期事件届至”却没有涉及。

《保函规定》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规定:“独立保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独立保函权利义务终止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独立保函载明的到期日或到期事件届至,受益人未提交符合独立保函要求的单据。” 从该款规定可以看出,在独立保函到期前,如果受益人提交了相符交单,担保人就应承担付款义务;然而对于如何确定独立保函是否到期,该款规定尚不完善。该款规定了确定独立保函到期的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独立保函到期日确定,另一种是通过“到期事件”确定。对于独立保函到期日根据独立保函文本便可确定,在此无需讨论;而对于判断独立保函“到期事件”是否届至,则可能存在以下两种不同的情况:一是,确定到期事件是否已经发生需要结合相关事实进行判断;二是,根据独立保函规定提交给开立人的文件表明到期事件已经发生,即,单据性事件。笔者认为,独立保函司法解释中“到期事件”应该解读为是单据性事件。


二、“到期事件”应该解读为单据性事件

1.“到期事件”这一概念的来源及立法本意决定

在独立保函司法解释出台之前,相关最新版本的独立保函国际权威规则中唯一使用“到期事件”这一概念的只有《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2010年修订本)》(以下简称“URDG758”)。《保函规定》中“到期事件”这一概念也正是借鉴自URDG758。在URDG758的英文官方版本中“到期事件”对应“expire event”,虽然URDG758中文版本将“expire event”翻译为“失效事件[4]”,但是其内容并不因为国际商会和最高人民法院对“expire”一词的不同理解(翻译)而有实质性的变化。因为,不论是URDG758英文版本还是中文版本,“expire event(到期事件)”指的都是单据性事件。具体来说,URDG758第2条将“失效事件(expire event)”[5]定义为:“保函条款中约定导致保函失效的事件,无论是在该事件发生之后立即失效,还是此后指明的一段时间内失效。失效事件只有在下列情况下才视为发生:a.保函中指明的表明失效事件发生的单据向担保人提交之时;或者b.如果保函中没有指明该种单据,则当根据担保人自身记录可以确定失效事件已经发生之时。” 从URDG758对“失效事件(expire event)”的定义看,确定“到期事件”的发生与否依赖的都是单据,即独立保函中明确要求的文件(document specified in the guarantee)或担保人自身的记录(guarantor’s own records)。[6]也就是说,URDG758要求“失效事件(expire event)”必须为单据性事件。

遗憾的是URDG758使用“expire event(失效事件)”一词本身并不能从字面意思上直接理解为单据性事件,导致实践中出现不必要的争议。但是,从独立保函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看,最高法院在借鉴这一概念时,想要借鉴的也应该是URDG758所要表达的单据性事件这一概念。

2.独立保函的独立性本质和交易逻辑决定

《保函规定》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本规定所称的独立保函,是指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作为开立人,以书面形式向受益人出具的,同意在受益人请求付款并提交符合保函要求的单据时,向其支付特定款项或在保函最高金额内付款的承诺。”独立保函本质上是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作出的一种附条件的书面承诺,独立保函交易中开立人是否承担付款义务取决于受益人是否及时提交符合独立保函要求的单据。这一规定便是对独立保函独立性的法律认可。独立保函的独立性要求独立保函与保函开立申请关系及基础交易关系相互独立,开立人在独立保函关系中只处理单据而不用关心基础交易的情况。开立人仅根据单据的情况决定是否付款,遵循“先付款,后争议”的原则,大大的提高了交易效率。

在认可独立保函独立性的前提下,理解《保函规定》中的“到期事件”应该是单据性事件就变得相对容易了。虽然《保函规定》本身对独立保函的非单据条款未作规定,但是基于对独立保函独立性和单据性的理解,开立人审单时对于独立保函中的非单据条款应予以忽视是独立保函的应有之意。另外,《保函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若独立保函载明适用《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等独立保函交易示范规则[7]或当事人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一致援引,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上述交易示范规则的内容构成独立保函条款的组成部分。《国际备用信用证规则(ISP98)》(以下简称“ISP98”)第4.11条a款[8]规定:“无论是否影响开证人对交单是否相符的判断或判断备用信用证是否开立、修改或终止,备用信用证条款或条件中的非单据条款都应该被忽视。”该条款清楚明了的规定,非单据条款必须被忽视。URDG758第七条[9]规定:“除日期条件之外,保函中不应约定一项条件,却未规定表明满足该条件要求的单据。如果保函中未指明这样的单据,并且根据担保人自身记录或者保函中指明的指数也无法确定该条件是否满足,则担保人将视该条件未予要求并不予置理,除非为了确定保函中指明提交的某个单据中可能出现的信息是否与保函中的信息不存在矛盾。”虽然在处理上该条与ISP98第4.11条a款有所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保函中无法确定条件是否满足的非单据条款应该被忽视。《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UCP600)》(以下简称“UCP600”)第14条h款[10]规定:“如果信用证含有一项条件,但未规定用以表明该条件得到满足的单据,银行将视为未作规定并不予理会。”同样的,在适用UCP600时,非单据条款也将被忽视。

因此,独立保函的独立性本质和独立保函的交易逻辑决定《保函规定》中的“到期事件”应该是单据性事件。在独立保函交易中,如果保函中未规定证明“到期事件”届至所需提交的文件,则该“到期事件”将无法确定;为维护独立保函的独立性,该“到期事件”应该被视作未规定而予以忽视。

3.“到期事件”非单据性的危害决定

如上所述,独立保函独立性的本质要求“到期事件”应当为单据性事件。如果“到期事件”不被理解为单据性事件,则必将严重损害独立保函独立性的本质。具体来说,由于《保函规定》对独立保函的非单据条款未作规定,在独立保函未载明适用独立保函交易示范规则的情况下。如果“到期事件”不是单据性事件,那么开立人对于“到期事件”是否成就势必要通过调查基础交易获得答案。例如,在国际建设工程中经常会用到履约保函,在履约保函中约定保函到期事件的情形屡见不鲜。假设保函规定保函将在工程完工之日到期,但却未规定证明保函到期需要提交的具体单据。如果保函受益人向开立人提交索赔函并要求开立人支付保函项下款项,则开立人很可能迫于申请人的压力以工程已完工、保函到期为理由拒绝受益人的付款请求。此种情况下,保函受益人则需要通过诉讼或仲裁的方式要求法院或仲裁庭判决或裁定开立人付款;由于保函没有规定保函到期所需提交的文件,法院或仲裁庭要判断保函是否到期就需要审查基础交易条件是否得到相应的满足。由此一来,保函受益人表面上获得了一个独立保函,实质上无益于获得一个从属性的保证。在“到期事件”为非单据性事件的情况下,认定“到期事件”是否成就无法通过审查保函规定的单据条件确定而需要透过基础交易确定,这严重减损了独立保函的独立性、进而将阻碍国际贸易的发展。

三、结论

综上所述,“到期事件”为单据性事件符合独立保函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与独立保函独立性本质和交易逻辑相适应,同时也进一步保证了独立保函独立性的特征。笔者认为,在独立保函实践操作中,当事人在确定保函条款时将保函“到期事件”具体化为保函规定的单据能最大程度的减少纠纷、促进交易的顺利进行。


注释:

[1] 前款所称的单据,是指独立保函载明的受益人应提交的付款请求书、违约声明、第三方签发的文件、法院判决、仲裁裁决、汇票、发票等表明发生付款到期事件的书面文件。

[2] 独立保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独立保函权利义务终止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独立保函载明的到期日或到期事件届至,受益人未提交符合独立保函要求的单据。

[3]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构成独立保函欺诈:(四)受益人确认基础交易债务已得到完全履行或者确认独立保函载明的付款到期事件并未发生的。

[4]  在URDG758的中文版本中,“expire event”被翻译为“失效事件”,而在独立保函司法解释中最高院将“expire event”的中文含义确定为“到期事件”。从《规定》第十一条可以看出,在独立保函到期前或到期事件届至,如果受益人提起了相符索赔,而开立人未予付款,开立人的付款义务并不会因为保函到期或到期事件届至而消除。笔者认为,将“expire event”中的“expire”理解为“到期”能更准确的反应“expire event”的真实含义。

[5] URDG对“到期事件”定义的原文为:Expiry event means an event which under the terms of the guarantee results in its expiry, whether immediately or within a specified time after the event occurs, for which purpose the event is deemed to occur only: a. when a document specified in the guarantee as indicating the occurrence of the event is presented to the guarantor, or b. if no such document is specified in the guarantee, when the occurrence of the event becomes determinable from the guarantor’s own records.

[6] 对于开立人自身的记录(guarantor’s own records)的范围,根据国际银行和法律实务研究会主任James E. Byrne教授的观点,应仅包括开立人内部记录。请参见:James E. Byrne, Standby & Demand Guarantee Practice: Understanding UCP600, ISP98, & URDG 758,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Banking Law & Practice, Inc., P151.

[7] 对于哪些规则可以被纳入独立保函交易示范规则的范畴最高院没有给出具体指引,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当前版本的《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UCP600)》、《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URDG758)》以及《国际备用信用证规则(ISP98)》可以作为独立保函交易示范规则进行援引。

[8] 该款的英文原文为:A standby term or condition which is non-documentary must be disregarded whether or not it affects the issuer’s obligation to treat a presentation as complying or to treat the standby as issued, amended, or terminated.

[9] 该条的英文原文为:A guarantee should not contain a condition other than a date or the lapse of a period without specifying a document to indicate compliance with that condition. If the guarantee does not specify any such document and the fulfilment of the condition cannot be determined from the guarantor’s own records or from an index specified in the guarantee, then the guarantor will deem such condition as not stated and will disregard it except for the purpose of determining whether data that may appear in a document specified in and presented under the guarantee do not conflict with data in the guarantee.

[10] 该款的英文原文为:If a credit contains a condition without stipulating the document to indicate compliance with the condition, banks will deem such condition as not stated and will disregard it.